发布户外活动在哪些平台

一名90后海关关员的防疫故事

2020年7月29日

1990年出生的谢丽惠,是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旅检一处的一名海关关员,医学硕士,首都机场T3航站楼D区守护国门的战疫者。

3月16日下午,谢丽惠走进T3航站楼D区现场,开始交接班的各项准备工作:将重点航班和处置流程捋一遍,认真做好防护用品准备、洗消和红外测温设备校准调试,吃一点高热量的食物,少喝一点点水,仔细地穿好防护服……作为海关检疫关口医学排查岗的一名关员,站上岗位之后,就是十几个小时的坚守。仅在5平方米的巡查通道里,她日均就能走上1万步。

听到旅客确诊的消息,谢丽惠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首都机场作为全国最繁忙的民用机场之一,每天有大量航班在这里起降,疫情防控要求更高、责任更大、任务更艰巨。几年来,谢丽惠在首都机场海关出入境通道的巡查已经练就了“火眼金睛”,让她总是能准确锁定每一个“可疑”目标。现在,她将目光瞄准了病毒。

1月26日,由首都机场海关出境现场拦截并转运的1名旅客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这是全国空港口岸首例排查确诊病例。消息传到首都机场海关旅检一处,处领导马上询问第一排查人谢丽惠近期身体是否有不适,是否需要回家休息几天,此时正在医学排查岗位上值守的她坚定地回复:“我当时严格按照总署防控技术方案规范地执行了防护和排查,身体无恙,可以继续工作。”

首都机场T3航站楼D区是众所周知的国门阵地,当来自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的航班进港后,首都机场统一安排航班停放在专属停机位,所有机上旅客经由海关进行测温等检疫排查。

一个病房里的红衣女性

当然,确因不可抗力影响可以免责的,当受损失的一方提出赔偿或变更合同时,比如就像笔者好友,提出健身卡延期就属于合同变更,双方要互相理解,协商解决。消费者可以理解企业无法开业的苦衷,企业也应当理解消费者权益受损后的心态,要有所让利,各退一步,共同找到解决矛盾的最大公约数。毕竟,疫情过后,生意还要继续,大家还要一起“风月同天”。(舒年)

他们所有人用乐观、坚强、使命感……

每个人都一天比一天好。”

“我不想哭,哭花了护目镜没法做事。”

作为国门战疫的一员,谢丽惠的坚守从1月22日下午发出的一条微信开始,“科长,我已退掉车票,马上返岗!”

她的乐观感染着病房里的每一个人

另外,企业受不可抗力影响,到底是可以全部免责,还是部分免责,也要结合疫情本身、合同条款,双方实际履约情况和相应损失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换言之,企业不能简单以“不可抗力”为由一刀切似的回应消费者诉求,拒绝全部责任。毕竟,到底“不可抗力”能否适用于某一合同,提出免责的一方有举证责任,要经得起法律推敲,要对得起企业的公信力。

1月21日至3月16日,海关在首都机场、大兴机场两口岸累计登临检疫出入境航班1182架次。北京海关疫情防控指挥中心24小时运作,强化现场统筹协调和处置应对。

“我们这个房叫幸运房!”

3月17日,首批49支援鄂医疗队、3787名医务人员通过飞机、火车等交通方式返程。这标志着,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但另外一个数据也引发关注,当天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0万例。3月16日,我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21例,其中武汉仅1例,境外输入20例。

防护服一穿就是12个小时,排查不停歇;在国门一线直接与可能已经感染的旅客对话,风险倍增;每个24小时的值班,都可能延长到30个小时……但谢丽惠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一名具有专业医学背景的海关关员,我深知此刻我的责任是什么,与同事们一起守国门、保安全,我感到由衷的自豪。”谢丽惠说。

“幸运,感恩,很棒!”

谢丽惠明白,国门战疫一刻不能放松,还要再加把劲儿。

“我们这个病房是幸运房

当记者探访病房里的患者时

第一次看到我爸哭。”

遏制疫情在口岸传播,海关这么做

她说:“希望大家不要慌张

“最最最重要的是有信心!”

谢丽惠的海关卫生检疫岗位叫“医学排查”,包括的工作内容多、风险大:对健康申报、体温监测、医学巡查发现的有症状者,立即佩戴医用防护口罩和一次性乳胶手套,引导至口岸医学排查室实施进一步排查;对无症状但有流行病学史的人员,按相关文件要求实施重点排查,包括:体温复测、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检查等。她总是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工作之中,第一时间学习最新版本防控方案,因为医学专业人员紧缺,她经常持续作战,24小时的值班周期平均睡眠时间不足3小时。

全国各地疫情不同,不同地域不同时段的管控措施也是不同的,对于确属疫情影响的,比如餐厅由于有关部门要求无法开业,属于不可抗力,但有的企业并没有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比如如果房地产中介明明收到了租客租金,却打着不可抗力的旗号拒绝向业主支付房租,这样的情况就不能免责,还有的企业,合同兑现期本来就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这时候也不能应用“不可抗力”。

脸上带着重重的黑眼圈

只要我们全力配合医生

按原计划,1月23日谢丽惠应该坐在开往福州的火车上。她的外公年逾九十,常年卧病在床。工作3年来,谢丽惠一直都没有回家过年,今年她终于下定决心过年倒休,回家过一个团圆年。1月22日下午,看着手机里不时传来的关于疫情发展的新闻,听着手机工作群里此起彼伏的动态消息,作为北京海关口岸传染病风险监测小组长的她,敏感地觉察到一场大战即将开始。握着早早买好的车票,她下定决心,在科微信群里回复了一句,便拿起工作证奔赴一线岗位。

根据我国《民法总则》,不可抗力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情况,根据《合同法》,“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而全国人大法工委发言人也对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属于“不可抗力”。

那么,这些情况是否适用于“不可抗力”?因合同无法履行而受到损失的企业和个人,难道就只能吃哑巴亏么?

但是,企业能否以不可抗力作为不能对其它企业和个人履行合同的理由,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可抗力免责不能滥用。

“目前病情情况很稳定。”

隔离区内每天发生着什么?

“我不想哭,哭花了护目镜没法做事”

内防输出、外防输入,坚决遏制疫情通过口岸传播扩散,疫情期间海关对所有出入境人员严格实施“三查、三排、一转运”的检疫措施。“三查”就是百分之百查验健康申报,全面开展体温监测筛查,严密实施医学巡查;“三排”就是对“三查”当中发现的有症状的,或者是来自于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或地区,或者是接触过确诊病例、疑似病例的人员,严格实施流行病学排查、医学排查以及实验室检测进行排查;“一转运”,就是对“三排”当中判定的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有症状人员、密切接触者四类人员一律按照有关规定落实转运、隔离、留观等防控措施。努力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诊治的“四早”。面对海外疫情形势不断扩散蔓延,境外疫情输入风险骤增的严峻形势,北京海关在首都机场对重点航班实施最严格的检疫监管措施。

“麻烦您回忆一下,最近两周都去过哪些地方?”“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好转吗?是因为吃药了吗?吃了什么药?”通过流水式的回忆,更准确地获取相关信息,避免旅客在“是、否”的选择中习惯性选择否;以聊天形式拉近与旅客的距离,从而获得更可信的答案,这是她工作以来总结出来的流调小技巧。在她看来,疫情防控没有小事,每一件事都要做到最好。

但是前几天被父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