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x逐鹿亚冠

“笑哭”成为全球最受欢迎表情究竟有啥魔力

2020年8月18日

“笑哭”成为全球最受欢迎表情 究竟有啥魔力?

近日,全球最大输入法公司KIka在北京发布最新大数据报告《Emoji,新世界语的崛起》,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的Emoji使用行为进行研究,显示“笑哭”稳居全球最受欢迎的表情符号之首,这个眼中有眼泪却嘴角挂笑的表情究竟有什么魔力?为何大家都爱用“笑哭”呢?

以SARS疫苗为例,当疫苗从实验室研制出来以后,SARS已经销声匿迹了,使得做临床试验的人群都找不到,疫苗效果的评价自然无法开展。因此,到目前为止也没有SARS疫苗的上市。

KIka榜单发布后,当天就登上了新浪微博热搜,也引来不少网友评论。

23岁的赵雯是一名大学生,目前正在一设计公司实习。她表示,自己的聊天里几乎随时都会用到Emoji,“现在聊天单发文字太冰冷了,加上几个表情就有画面感,更能表达自己的语气和心情。”赵雯觉得“笑哭”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这个又哭又笑的表情可表达很多情绪,可以是开心、自嘲、讽刺、示好、服软等,无论什么场合都不会用错,“感觉跟谁聊天都可以用,不担心表情意思不准确而得罪人。”

疫情暴发以后,全球各大科研机构和制药公司竞相展开了一场疫苗开发的攻关。

表情包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腾讯公司此前发布报告称,两年来,用户赞赏和表情付费的收入已超过50万元。据悉,创造出长草颜团子、制冷少女、小僵尸等动画表情形象的“十二栋文化”围绕表情包,将运营、授权、生产和电商等全部打通,从而实现了全产业链布局。目前,在淘宝上,与表情包相关的商品有近40万件,覆盖了玩具、数码、家具、衣服等众多类目商品。

傻气表情更易化解尴尬

由于寨卡病毒感染孕妇引起严重的新生儿畸形,疫苗的开发刻不容缓。不少疫苗都在动物模型上展现出很好的保护效果。到现在4年多过去了,推进最快的疫苗还处在临床试验阶段。由此可见,即便是这种最紧急的传染病疫苗开发,要真正获得批准让大众用上,仍然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又比如,流感疫苗需要经常打,组分要经常换。这是由于流感病毒变异很快,很快能逃逸我们的免疫力,季节性流感疫苗往往用不了多久就起不到保护作用了。因此,流感疫苗的开发也总是要滞后于病毒的逃逸一段时间。

疫苗是指为预防、控制疾病的发生、流行,用于人体免疫接种的预防性生物制品,包括免疫规划疫苗和非免疫规划疫苗。机体通过疫苗接种获得相应的免疫力。我国唐代就有记载最早的疫苗实践,孙思邈通过收集患有天花病人身上的脓液,涂在正常人身上,以获得抵御天花的免疫力。

2014年,埃博拉疫情在非洲暴发。埃博拉病毒是一种烈性传染病病原,死亡率在70%以上,对全球公共卫生威胁严重。

因此,如何快速推进疫苗从实验室到临床使用成了当下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以及未来类似突发传染病疫苗开发的一个亟须解决的问题。这需要新技术、新手段的应用,政策法规的配套。由于疫苗是给广大的健康人群使用,对于疫苗的批准使用仍然需要保持足够的谨慎。历史上,不少疫苗引发的安全性事件都是沉重的教训。

疫苗成功研制需多长时间

22岁的王熙是一名美甲师,她说,现在Emoji实际使用含义已变了很多,她与人交流时,最讨厌对方发一个“微笑”表情,感觉“微笑”等于假笑和嘲讽,不真诚。而发“笑哭”才能传递自己是真笑。“我们做服务行业的,和客户交流用‘笑哭’这个表情,不容易引发误会。”

我们期待疫苗能够最快速的开发出来,能马上用于遏制疫情蔓延和保护易感人群。但我们也更希望,疫情能很快过去,这些开发出来的疫苗最终派不上用场。即使疫苗没有赶上本次疫情,我们对于今后可能出现的这类疾病也具备了储备,为国家的公共卫生和人民的身体健康筑起了“长城”。(作者:钟柯青,单位: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

疫苗的开发滞后于疫情是这些年来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控的一个窘境。无论是2003年的SARS,还是2014年的埃博拉,还是2015年的寨卡,都是突发传染病。来得快,走得也快。急速暴发后,几个月的时间高峰就过去了。这样,疫苗不能在最需要的时候使用,开发出来疫情差不多也结束了。

目前,全球各大科研机构和制药企业都在快马加鞭的进行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开发。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对我们而言是一个新病毒,我们对它的认识还很有局限性。好在新型冠状病毒和之前的SARS冠状病毒以及中东暴发的MERS冠状病毒是兄弟姐妹。基于SARS/MERS冠状病毒疫苗开发的经验,来开发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还是有章可循的,可以大大降低研发失败的风险。

随后几个世纪,各类疫苗相继被开发出来,应用于预防各种传染性疾病,如乙肝、狂犬病、麻疹、破伤风等等。为人类健康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龙玉玲

全球最受欢迎十大表情出炉

最短时间表达最丰富情感

再来看一下寨卡疫苗的开发情况。2015年底,寨卡疫情从巴西暴发以来,迅速蔓延全球。

这里面包括疫苗在动物模型上的有效性评价、安全性评价等。这一过程顺利的话一般也需要1年半载。接下来疫苗还要在人身上验证,经过I、II、III期临床试验才能获批。

今年26岁的杨莉目前在渝北区一传媒公司做客户代表,她翻看了自己与家人、朋友和客户的对话,粗略数了数,的确是“笑哭”用得最多。说起自己为什么最爱用这个表情,杨莉认为,就是潜意识里觉得这个表情是最讨人喜欢的,“看上去傻乎乎的,特别接地气。”无论是找客户谈业务,还是闺蜜找自己倾诉烦恼,或是家里父母唠叨,都可发这个表情,瞬间就能拉近距离,让气氛轻松起来,化解尴尬。

这一过程往往花费数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费用。所以,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开发,难以在短期内应用到当前的疫情中来。但在当前疫情紧急情况下,开发和审批的流程应该能够大大加快,这将有可能将疫苗的开发周期大大缩短。

那么为什么疫苗的研制要如此长的时间呢?因为和新药一样,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规律。首先,研发疫苗需要设计并确定有效组分。比如灭活的病毒或毒力减弱的病毒,或者选取其中的关键蛋白或多肽。进而需要进行生产工艺的建立和质量控制。其次,疫苗需要完成一系列实验获得的足够的数据支持进一步申请批准开展临床试验。

在KIka发布的数据榜单中,“笑哭”的发送量一骑绝尘,以21.25%的发送量一举夺得了最受欢迎Emoji的状元,而“爱心”以7.89%的发送量赢得榜眼,探花则被“两眼冒桃心”取得。剩下的则是“飞吻”“哭”“脸红微笑”等。

如今,疫苗仍然是防控传染病最有效的手段。因此,当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暴发的时候,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就是疫苗啥时候能出来啊?有人说3个月,有人说3年,还有人说5-10年。那么研制出一款可供使用的疫苗究竟要多长时间呢?为此,不妨参考一下近年来其他引起“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传染病疫苗的开发历程。

表情包已经成为人们聊天的必备神器。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投入生产表情包的大军当中,小小表情包背后也有大生意。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认为,“笑哭”之所以受欢迎,也反映了当下人们在社交关系和聊天中无奈的一种心境。网络语言沟通,往往发送只言片语,这些短小的文字更强调实用性,交流更快速,但缺少了复杂的情感,表情包恰好可以弥补文字背后的情感传递。而“笑哭”这个小表情含义丰富,可以在最短时间里表达各种不同的情感,自然也成了大家用得最顺手的表情了。

5年多过去后,终于在2019年年底由默沙东公司申报的第一款埃博拉疫苗在美国和欧盟获得批准使用,耗时达5年之多。

对于“笑哭”究竟是先笑还是先哭,网友们也有争论。认为先笑的网友觉得,“笑哭”代表喜极而泣、大笑而引发流泪。但认为先哭的网友则表示,这个代表哭笑不得、啼笑皆非、破涕为笑的意思。

而现代疫苗学则是由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发展起来的,他将挤奶工手上感染的一种牛痘弱毒感染的脓包注射到孩子体内,可以保护孩子免得天花疾病。